北京网站建设公司_北京精益创想网络技术

网站建设咨询   0 1 0 - 5 3 3 4 2 3 8 1

 

17 29- 09月

优化设计文化-让设计价值推动业务未来的发展业

在 2000 年,我搬到了旧金山,为一家创业公司工作并且同时自己也尝试建立工作室。Cuban Council是我们创立的一个设计发展公司。我们为facebook,Quora做了品牌,logo的设计。还为NASA、Fr

  在 2000 年,我搬到了旧金山,为一家创业公司工作并且同时自己也尝试建立工作室。Cuban Council是我们创立的一个设计发展公司。我们为facebook,Quora做了品牌,logo的设计。还为NASA、Francis Ford Coppola、BBC、Evernote等公司建立了内部系统。我们和Google当时就合作了将近 7 年,最后我们加入了Google Plus。

  我本身是一个设计师,要做设计的工作,同时我又是一个招聘者,我站在更直观的角度去观察我们对设计的评定,筛选的规范。我会去了解设计师的需求和他们的期许。 2012 年的时候,在Google设计师结构很单一,然后我就尝试着招聘各种不同类型的专家,来提高和多样化我们的设计团队,使设计的功能能够更好的得以发挥。如何去招纳这些专家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如何保证这些角色在整个设计流程中适得其所,能够一起推动产品发展。

  Google是一个技术(开发)驱动的公司,当然我认为这个是Google很重要的根基。但是我也认为,Google可以变的更设计导向。一个设计导向型公司,首先就需要整个公司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对设计于产品和公司文化的重要性有一致的认知。Google正向着这样的方向进发,对品牌的重设计,Material Design等等都证实了这一点。过去 5 年中,Google内部设计师的人数成倍的增长。这个状况也使我们更坚定了要建立这样一个设计文化的决心。让设计文化能够在Google中顺利的推广和扎根。

  对产品本身有热情并且能够真正的理解产品,能够明白交互和视觉的共同重要性的设计师。同时在整个Google里,每个人对自己工作充满责任心,在Google一个产品可能会影响数以百万的人甚至更多,我们需要的设计师一定要有这样的认知,尽可能的做对的事情,在你真正上线之前无限的去靠近做一个‘正确’的产品。我相信当你是这样的一个设计师的时候,你在Google会为这种’严厉’的要求,对产品的参与感和责任感而感到满足和热血沸腾。

  一开始我们只是一些基础的标准,然后慢慢改善,精炼我们的评判标准。在‘影响力’的评判标准下,促动设计师更好的去理解自己的工作:我所做的工作重点难点在哪里?我应该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如果我不在这里会怎么样呢?我的工作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当你认真思考并加以执行的时候,别人也能从你身上感受到这些信息,让他们更好的理解设计在公司的意义。

  一个优秀的主管一定会给予团队一定的方法,他们会设立团队内的自我评估的能力图谱和互相反馈的机制。这个非常重要,因为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个渠道去理解和表达自己的角色和影响力,认知和理解别人的工作角色。特别是像我们现在的团队,包括了各种不同的角色。我们竭尽所能去帮助设计师能够清晰理解和认识自己的职责和能力图谱,也让团队成员之间彼此了解和认识设计的角色。

  当然,我们会设立不同的能力图谱对应不同阶段的设计师。首先对于初来乍到的新人来说我们会去关注这个人当前或者曾经的工作角色,评断他的层级,影响力,领导力,以确保他们能够在团队中适得其所。更资深的设计,我们会更倾向于关注他在团队中的个人贡献,帮助他们更有驱动力和自主性。他们不仅仅是被驱动,而是主动的去传递他们的价值。但是对于普通的新人设计师来说,你也需要将主动的去参与, 你不能指望别人会来主动邀请你,询问你的意见。特别是你有一些想法或者问题的时候,你需要去表达和参与。我们希望每个人都充满创业者的精神。

  良好的设计专业能力是很重要的,但是不能忽略沟通和表达能力。如果你成为这个团队中唯一的设计师,你更需要勇敢的去表达自己的想法,有理有据的阐述自己的方案。明白如何去平衡商业目标和用户目标之间的关系,学会权衡技术条件和机会点之间的关系。

  我们想让Google变成设计师们的圣地。无所谓你有什么样的背景,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在自己所合适的项目中发挥作用。当然,有很多设计师带有强烈的个人特色,他们也需要来适应和理解在一个拥有那么多产品的企业内如何得到他们自己的价值。

  对我来说,优化设计文化在某种意义上,是帮助设计师能够更好的理解他们在Google中的角色和意义。他们有明确的能力图谱和标准可以来衡量他们的付出。我希望Google 能称为一个让设计师成长和发挥价值的地方。每个人的目标可能并不是完全一致。但是每个人都可以得到成长的机会,无论你是想变成某一方面的高手,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更好的掌握一个产品,或者带领团队。我认为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方法去实现这样的愿景。